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多云 转 阴 温度:-4℃-1℃ 能见度:20km 东北风 微风 相对湿度:28% 降水量:0.0mm 降水概率:0% 

|  港澳侨海外 当前位置:首页 > 港澳侨海外 > 华人华侨

“侨”这新时代:西域汉风 情满丝路

来源:中国侨网   发布时间:2017-11-23

  中共十九大昭示,中国进入一个新时代。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对世界作出的贡献,新的高度在砥砺奋进中积累、质变。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广泛团结联系海外侨胞和归侨侨眷,共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如今,新的征程已经开启。

  “‘侨’这新时代”主题征文活动发起后,海内外侨界踊跃来稿。一篇篇优秀征文陆续与大家见面,共同讲述广大海外侨胞和归侨侨眷眼中、心中的新时代。

——编者按

西域汉风 情满丝路
文章

  驼走沙漠,曾多次出现在我的摄影梦里。优美的流线型沙湖沙丘,点缀三五骆驼和旅人。天是纯蓝的,有时候连朵云都没有。地是纯黄的,只有阳光投下的影子制造出一点深浅的不同。空气是静止的,没有喧嚣,只有孤独,唯美而神秘的孤独。我喜欢这种宁静和辽阔,她让我想到远方,想到生命,想到荒漠绿洲上千年不倒的胡杨树。

  今年7月,终于有机会来到祖国的西北边陲新疆,并且聆听了新疆师范大学优秀学者栾睿教授的讲座,才知道自己对于西域的了解是多么的肤浅。在这条起于长安,终于罗马的丝绸之路上,从来都不只有丝绸。它是东西方文明的通道,是人类上古文明的聚焦点。正如人类学家摩尔根所说:塔里木河流域是世界文化的摇篮,世界文化的钥匙遗失在了塔克拉玛干。

  早在十九世纪,中外考古学家就在这块土地上发现了小河墓地和楼兰古城遗址。神秘的小河墓地位于若羌县罗布泊孔雀河下游河谷南约60公里的罗布沙漠中,平缓的沙丘中突兀而起一个椭圆形沙山,沙山之上密密麻麻矗立着140多根多棱形、圆形、浆形的胡杨木桩。木桩全部是4米多高,很粗壮,一眼看去,颇为震撼惊悚。考古学家在小河墓地发现数量众多的干尸。著名的“楼兰美女”就来自这里。小河墓地奇特的葬制不光在国内独一无二,在世界上也没有任何墓葬与之类似。

  距离小河墓地175公里的楼兰古城,在人类历史上,是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名字。它位于塔里木盆地的东部,是中原通往西域最便捷的通道。据《史记·大宛列传》和《汉书·西域传》记载,早在2世纪以前,楼兰就是西域一个著名的“城廓之国”。它东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是古丝绸路上西出阳关的第一站。西汉时张骞两次通西域,将东西方之间最后的珠帘掀开,踩出了这条“国道”。在这条交通线上,“使者相望于道”,我国内地的丝绸、茶叶,西域的马、葡萄、珠宝,最早皆通过楼兰进行交易。许多商队经过这一绿洲时,都要在那里暂时休憩。当时的楼兰是西域政治、经济、交通的枢纽,人口昌盛,往来络绎不绝。上至王公贵族,下至乞丐狱犯,都在这条路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奇怪的是,声名赫赫的楼兰王国在繁荣兴旺了五六百年以后,却从4世纪起,史不记载,传不列名,突然销声匿迹了。到了7世纪,唐玄奘从天竺西游归来,看到楼兰国“城廓岿然,人烟断绝”,玄奘眼里的楼兰,人去城空,田地荒芜,“上无飞鸟,下无走兽”,成了一座空城。

  根据孔雀河故道下游太阳墓地和小河 5号墓地出土的干尸,考古专家向人们揭示了楼兰的历史:上溯4000年左右的一段时期,楼兰地区生活着一支以游牧为生的金发碧眼的原始欧洲人种,他们留下几具干尸,就神秘地走了。其后的2000多年,楼兰找不到一丝痕迹,史书中也没有半点墨迹。汉晋时期,楼兰地区出现了蒙古人。这时的楼兰演绎出农业文明,并以其在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理位置,传递着东西方文明。而在晋代之后的1500年,楼兰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100年前,人们才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东缘,偶然看见了楼兰残破的城墙和佛塔。

  时间能改变一切,曾经的繁华都被风沙淹没。考古学家在楼兰遗址发现了大量的汉、晋、唐等朝代的书简钱币等物,挖掘出汉代丝绸、漆器、铜镜、铁犁铧、汉代绘木棺等遗物。由于气候干旱,出土的文物保存良好。

  我漫步在楼兰遗址,在时光的旧影中穿梭。岁月走过,悄无声息,一街一景,一人一物,缓慢地在光影里斑驳。黄沙或许可以荒芜曾经繁华的街道,却带不走生命的痕迹。楼兰遗址上发现的每一件遗存都在告诉我们两千多年前发生在那里的故事。在那条充满了凶险与未知的丝路上,每一个驼印都饱含了内地中华各民族对西域的美好祝愿和手足深情。

  世易时迁,但历史从来不会让辉煌彻底谢幕。两千年后的今天,“一带一路”再次成为中西方共同发展的黄金通道。

  在这条新的丝绸之路上,驼印将被铁轨覆盖,骆驼将被高铁取代,但它们背负的责任没有变,那就是求同存异,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与繁荣。楼兰,昔日驼队从这里出发,满载华夏文明的瑰宝,今日高铁从这里启程,带着中华儿女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

  当今国际社会并不太平,战事纷起,硝烟弥漫,唯有这条蜿蜒的金丝带沐浴着西域纯净的阳光,伸向天际,直指远方,世界瞩目。

【作者文章,原名章云,加拿大华文作家,加拿大中国笔会理事。】